西瓜视频菠萝视频污app

“抱歉,能不能等我一下。”

漆黑一片的工厂大门外,科尔·多利安突然抬手拦住了身旁“膛线”的亲信,一本正经的看着对方:

“我记得…刚才我好像就是在这儿把手杖弄丢的。”

“手杖?”

转过身来的年轻人皱着眉头,看到他脸上困惑表情的科尔也不多解释,伸手指了指自己戴眼罩的右眼。

年轻人立刻恍然大悟,但还是有些困惑的挠挠头:

“我看你不是挺正常的吗,为什么还得用手杖?”

“适应是适应了,只是多少有点儿不习惯——而且那根手杖还挺值钱的。”

次等审判官冲对方笑了笑,转过身开始在黑暗中寻找;本想把他一个人扔在这儿的年轻人想起了“膛线”的命令,无奈只好站在原地等他。

淅淅索索的摸索了一分多钟,蹲在地上的科尔忽然站起身来,右手多了一根看起来十分精致的手杖:

“嘿…还以为找不着了呢,看来我运气不错嘛!”

“哦?”

高山客栈红装素颜美女唯美写真

被他的生意吸引的年轻人侧目而视,在好奇心的催使下,故作亲切的朝科尔开口道:“能借我看看吗?”

“当然可以。”

次等审判官十分热情的答道,故意站在原地,握着杖柄伸手递去。

就在年轻人走进伸手的一瞬间,科尔不动声色的拧开了手杖的开关,一束残影从杖身侧面“铛!”的一声弹出。

嗯?!

漆黑的夜色完美的隐藏了杖枪的利刃,但年轻人还是察觉到了一丝不详,下意识的试图躲闪。

但面对一个满状态还开启了血脉之力的天赋者,仅仅“下意识”是不够的。

“噗!”

银色的长刃从腕部闪过,双瞳骤缩的年轻人死死盯着和自己小臂分离的右手,剧烈的痛感如电流般瞬间传遍身,凄厉的哀鸣从他的胸腔中炸响。

“啊…唔唔唔唔!!!!”

在年轻人发出惨叫之前,科尔的左手已经抢先一步摁住了他的嘴;整个身体都在袭向面部的力量下向后飞去。

“砰!”

近两米长的杖枪带着撕裂空气的尖啸,猛地刺向年轻人的胸膛;伴随着一阵卷起的黑烟,枪尖和地面的砖石砸开一闪而过的火花。

在心脏被杖枪搅碎的前一秒,强忍着疼痛的年轻人终于完成了施法。

“亡灵迷雾,你是个咒法师?!”

嘴角上扬的科尔瞳孔中闪烁的兴奋的光,单手攥住杖柄猛地向后一挥。

“铛!”

枪尖和年轻人拓印了锐风的右拳撞在了一起,炸开气浪冲散了科尔的刘海,显露出他那张被老阿尔弗雷德化妆画的宛若厉鬼的嘴脸。

那狰狞的压迫感,甚至让对方短暂失神,丢掉了最后呼救和逃命的机会。

抓住这个机会的科尔虚握杖柄,迅速和年轻人拉近距离,完好无损的右手已经同时伸进了怀中。

这是要掏枪?

他疯了吧?!

眉头紧锁的年轻人强忍着剧痛,散掉锐风的左手已经开始拓印下一个魔法,身体向一侧闪避。

只要躲过对方的第一枪,枪声就能把周围埋伏的人引过来,自己就安了!

就在他窃喜的同时,咧嘴笑的次等审判官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来的却不是手枪,而是一根导火索正在冒烟的圆柱体。

年轻人的目光瞬间凝固。

“艹!!”

反手甩出一道半透明的利刃,年轻人榨干了身体里部的潜力,不顾一切扑向爆炸范围之外。

金属碰撞的火花,带起刺耳的雷鸣在半空炸响;滚滚浓烟瞬间笼罩了半径三米内范围的一切,封死了两人的视线。

但…意料中的爆炸和火光却并未出现。

立刻猜到了什么的年轻人面色闪过一抹惊恐,紧忙手脚并用的从地上爬起,同时左手伸向怀中的手枪。

“噗!”

无光的杖枪刺破烟雾,贯穿了他的心脏,连带着握枪的左手也被长刃钉在了胸膛的位置,整个身体被连带着撞上了身后的墙壁。

浑身一震的年轻人死死瞪着胸口的杖枪,口中不断溢出鲜血。

“我最喜欢咒法师的地方,就是你们这群人的谜之自信。”

微笑的科尔·多利安注视着眼前还在垂死挣扎的年轻人,语气却透着无与伦比的冷漠:

“只要摸清了你们的那些‘小把戏’,想干掉你们简直比弄死几个突变怪物还容易。”

“你…审判所…多头蛇……”

瞪大双眼的年轻人徒劳的将断手伸向次等审判官,一张一合的嘴里不断溢出血浆;眼珠中仅剩的光泽,就在这垂死的挣扎中逐渐消散。

烟雾散去,年轻人无力的身体挂在杖枪的长刃上。

科尔猛地将杖枪从他身体中拔出,旋即反手一挥。

“噗!”

寒芒闪过,无头的尸体瘫软倒地;一个球状物体的影子坠落在地,伴随着清脆的响声,滚动着消失在了无人的巷口。

散去的烟雾之间,持枪而立的次等审判官在身后拖出长长的虚影。

科尔·多利安低头望向地上的尸体,面色冷峻。

冷峻的表情仅保持了一秒就迅速被无奈代替,然后迅速把没用的武器收好丢在一旁,开始打扫被烟雾和血浆弄得一团糟的现场。

平时这种事当然不需要次等审判官亲自去干,但现在显然和平时是有点儿区别的——而且他不光要清理现场,还要想办法尽快通知埋伏在周围的风暴团,还要想办法让“老怀表”和“雪茄”两个施法者黑帮头目在不怀疑自己的情况下,毫无戒心的走进那个军工厂……

是的,科尔·多利安终于明白安森来找自己的时候,那一脸“抱歉”的笑容了。

这家伙是故意的!

亏自己还心存侥幸,以为他找上自己只是个意外…他肯定知道昨天轮值的人是自己!

换成是塞拉,肯定不会让她干这种苦力活!

费力把地上最后的血迹也擦拭干净,终于长长松了口气的次等审判官站起身,拄着“刚捡来”的手杖,满腹牢骚的朝着长巷走去。

………………

夜色渐深,彻底控制了军工厂的黑帮开始行动起来:一辆一辆的马车十分有次序的从工厂大门进入,这些空空如也的马车上都被装了满满一桶的咸鱼或是散发着浓烈味道的罐头,近乎每个从马车旁经过的黑帮打手都会忍不住捂住口鼻。

尽管恶臭难忍,但对经常需要走私的黑帮却是在躲避审查时十分必要的手段:只要打点到位,所有的关卡和卫兵都不会在这些马车前多停留哪怕一分钟。

而生活在下城区的贫民们,是不会在乎低价买到手的烟酒或者鸦片酊包装盒上,有一股散不掉的咸鱼味儿的。

克洛维和帝国的战争一边让整个外城区深陷物价飞涨,商铺倒闭,工人失业的炼狱,一边又让黑帮的生意热火朝天。

酒馆老板要多下平时两倍的私酒订单才顶得住日销,烟草和鸦片酊,有多少都能在一天之内卖光;大大小小的赌场每个晚上都热闹的像在过节;一个手脚完整的流浪汉,只要三磅重的黑面包和一杯清水就愿意替雇主杀人……

“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样的‘好日子’不可能长久。”

空荡荡的仓库内,“膛线”用沙哑的嗓音自言自语着:

“内城区的贵族老爷的容忍只是一时的,等到他们相互之间的争权夺利停下来,就会把眼睛盯向这边;他们都知道烟酒和赌场生意有多挣钱,掐死我们只是早晚的事情。”

“老怀表是我们当中最聪明的一个,他很早就找到了能和那些大人物交流的渠道,据说还和那位‘黑法师’有些关系,所以当他提出要合作的时候,我们都答应了。”

“我们不敢和那位黑法师打交道,他太危险了;但我们的确需要钱,所以我们一次又一次的和他联手,聚集一帮流浪汉在内城区暴动。”

“动静最大的一次就是最近圣艾萨克学院的一次,还有之前博格纳家族的工厂,还有…哦…还有红砖街的克洛维大教堂,哈哈!”

说着说着,一脸轻松的“膛线”甚至还笑出了声,黑色软帽下冷漠的脸上露出了轻松愉快的表情。

强忍着追问对方关于黑法师事情的冲动,保持人设的安森微微蹙眉,扭头望向“膛线”:

“你好像突然变得话多了起来。”

“没错,因为我现在有一点点紧张。”

干笑两声,摇摇头的“膛线”嘴角抽搐了下:

“准确的说,应该是我特么快紧张的要死了!”

“现在还活着的四个人里,我是最了解老怀表的一个;正因为了解,我才知道他有多危险,而且恐怕比我想象的还要更危险。”

“因为我印象里的那个老怀表,绝不可能在我眼皮子底下,一丁点儿动静都没有的干掉悄悄话!”

看着黑色软帽下微微抖动的面颊,安森故作冷漠的轻轻颔首:“所以你才会需要我?”

“为了以防万一。”

“膛线”十分坦诚道:“雪茄是个只会背后放冷枪的墙头草,除非我和老怀表分出胜负,否则他不会动手的。”

“当然正因为这家伙太讨厌了,所以他必须死。”

安森突然有点儿喜欢这个家伙了,这么坦诚的黑帮和施法者自己还真的是第一次遇到。

虽然这并不能改变他和另外两个家伙都得死的事实。

“等一会儿那两个混蛋过来的时候,你先在仓库里躲起来不要露面,我负责应付他们。”

并不知道安森在想些什么的“膛线”叹了口气,表情严肃的说道:

“老怀表很谨慎,咱们派人去找他们就肯定已经让他警惕起来了,想偷袭他有点儿难度;所以我会告诉他你是那个暗中设下陷阱的家伙,分散他的注意力。”

安森点点头表示理解,紧抿嘴角防止自己笑出来。

“老怀表的战斗方式比较诡异,和一般喜欢催眠制造幻觉的黑法师不太一样,反而和咒法师有点儿类似;雪茄则是比较普通的血法师,身体得到了大幅度的强化,还能从血液中得到力量,所以千万小心别被他吸血。”

“膛线”继续道:“一开始我会和他们周旋,然后故意挑事先和雪茄打起来,然后将老怀表扯进战局。”

“你就尽量隐蔽着藏好,等时机到了的时候,再配合我对老怀表发动一次突然袭击。”

“那我怎么知道什么时候算时机到了?”安森追问道。

“到时候再告诉你。”他十分坦然的一摊手:

“我现在不能说,否则如果你真的是杀死悄悄话的家伙,或者和那两个混蛋中任何一个有合作,我就连最后的底牌都丢光了…这也是以防万一。”

看着那张毫不掩饰的怀疑表情,安森越来越喜欢他了:

“可以。”

“膛线”也点点头,压了压帽檐:“那就这么说定了。”

两人一前一后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走去,“膛线”压着帽檐站在门侧,安森则走进仓库内,悄无声息的潜伏在一片阴影之中,用眼角的余光锁定着门外的一举一动。

这一方面当然是为了避免引起两个黑帮头目的警惕,另一方面科尔·多利安随时会回来,要尽量避免在他面前暴露。

唉…自己真是太难了。

十五分钟后,两个身影就出现在仓库大门外,不急不慢的朝这边接近

“出什么事情了,膛线?”

伴随着温和的疑问声,“老怀表”微笑着和“雪茄”走上前来,真诚的摘下了脸上的墨镜。

微微抬头的“膛线”看着他们,表情微变:“怎么只有你们两个?”

“对啊,不是你说有事的吗?”

回忆着科尔找到自己时说的话,满脸欢乐的“雪茄”一耸肩:

“出了点儿小问题,需要我们俩过来看看…既然是需要我们俩一起过来才能解决的事情,肯定不能再让更多人知道了对吧?”

“膛线”缓缓侧目,朝他点了点头:

“没错,我只是问问。”

微笑的“老怀表”看向“膛线”:“我们的新朋友呢,他在哪儿?”

“仓库里,等你们的时候顺便清点一下货物。”

“哦,那还是不要让他久等了,我们进去吧。”

“好。”

交流完毕,彼此点点头的三人朝仓库内走去。

就在转身的刹那,“膛线”毫无征兆的拔出手枪,对准了“雪茄”的后脑勺。

然后连开六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