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上门推销保险视频

陈白起还是第一次从别人口中听到谢郢衣默默在背后为她做的那些事,她也是第一次审视起谢郢衣对她的态度。

之前她也曾怀疑过他的“用心”,鉴于他本身性格孤傲无物、淡漠泊然一人,他对她的“好感”太过快,就像她对他意义是不同的,所以他毫无保留令她一度私下揣测其真实目的,后来他们开诚布公地谈过一次,她自以为了解,这都是他迂腐的忠主思想影响,如今看来却不一定了……

她若有所思,神色复杂。

巫长庭揉了揉发涨的额心,虽然他不如表现得那样七分酒醉,但实则也有四、五分了,这酒后劲大,他此时多少受了些影响。

其实早在她来找他之前,他就曾考虑过她的事情,他自有他的野心抱负,与巫族一些深居简出的族人不同,他早早便出士为官,在官场上他学会最多的便是趋炎附势与审时度势。

明面上般若弥生在归墟树大枝茂,但盘根错乱下的地基却是松散无力的,只怕一个大浪打来便易摧毁,相反,归来的“陈芮”却是底气十足,她背后是谢郢衣的整个天命族,乾族老对她心有愧疚,想来是不会偏帮哪一方的,其它观望的几脉干支族不谈,只要她能证明她便是巫妖王,他们自会投效麾下。

现在,她在逼他选择哪一方,不给他留后路。

但对于她这样看重自己,巫长庭内心是有一丝连自己都难以理解的窃喜。

他内心斗争了许久,终是松口道:“我倒是并无谢郢衣这样的勇气与孤注一掷,但是……我可以接受你的大冒险。”

陈白起蓦地看向他,有那些片刻回不了神。

“你……这就接受了?”她瞪大了眼。

巫长庭觉得她的反应有些可爱,他失笑。

清纯美女的清新性感

“若你是巫妖王,便是吾主吾王,你所令不敢不从。”

陈白起摸了摸鼻子:“我以为……我还要开些条件才能说服你呢。”

巫长庭的眼神有些揶揄,温和地问道:“哦,什么条件,长庭愿洗耳恭听。”

陈白起正了正身体,直言不讳道:“比如,提高巫武在巫族的待遇,比如普通弟子也有竟选巫族内廷的资格,比如……族老不再是巫师内定嫡系弟子,而是有能者居之。”

巫长廷听到最后一条睁大了眼睛,呼吸骤停。

他有些呼吸不稳道:“你、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她竟想撼动巫族百年来的传承体系?!

陈白起也不在乎自己语出惊人:“我当然知道,自从南昭国叛出后,十二干族已分开太久了,各自为政是迫不得已而为之,松散的人心不是那么容易能够凝聚得起来的,但以后我还是希望它们能够拥有同样的意志,那就是……我,内廷执权太久了,哪怕巫妖王临世,他们也不会轻易愿意放权,所以啊,我想巫大哥能助我一臂之力。”

她指着自己的鼻尖,娇俏的语调,却有着令人心头一颤的力量与气场。

巫长廷愣了好一会儿,垂下眼睫掩住眼底的震惊,才喃喃道:“你……真让我意想不到。”

她的思想是如此的危险又胆大,她不怕将天捅破吗?

陈白起不在乎他现在是在跟她虚与委蛇,还是在看市买股,她今天约他出来就是为了表明她自己的态度。

她从酒杯中蘸湿一滴水珠,然后转眸,望向楼外水中落座的红门,指尖一弹。

噔……

那一滴不起的水珠在空中幻化作一条长虹划过了红门抵达了空阔的海域,就像一座无形架于天空中的桥梁。

天生异象,这一幕很快就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

一时之间楼内与岸边看热闹的挤满人,他们仰头相看,争先恐后,发出阵阵哗然声。

“你看,天上,那……那是什么?”

“我瞧瞧,是云桥架空,我曾听老一辈人说过,这是吉兆啊!是吉兆!”

“对啊……可为何归墟忽现虹桥?”

“我听说啊……这是因为巫族迎来了真正的巫妖王……”

“你在说什么,什么真的假的?”

“嗳,此事不可外传,不可外传啊,你们等到祭天仪式后就知道了。”

楼下收回巫力的陈白起脸色白了白,但她没有表现出任何虚弱感,反而笑意盈盈地举杯:“那便祝我们马到功成,一路长虹。”

巫长庭说不出心底的感受,他听着底下的议论纷纷,心道,只怕过不了多久虹桥天象一事便会传遍整个归墟,或许这便是她的目的,她要让整个巫族因她而轰动,她的存在很快便不再将是秘密,而虹桥则是她为自己迈上最高处铺垫的升台。

收回繁杂飘移的思绪,巫长庭也举杯与她相碰。

“若单论心思,般若弥生当真不如你十分之一啊。”

如之前他对她的评价,她多智近妖,完全不似这个年龄段的表现,反倒是般若弥生她虽天生聪慧好学,短短数年便能掌握住比常人十数年都办不到的东西,但从她身上还是能看得出来她这种年纪该有的缺陷与岁月年稚留下的不足,但这些在“陈芮”身上却像是被一只大手拂去了痕迹。

——

归墟岛总共分为三大板块,一是族民居住的区域,月亮岛尾端,一个是内廷巫师的居所,月亮岛头尖,另外则是各类议会办公与仪式举办的场所,月亮岛中心。

巫长庭前几日带陈白起喝酒的地方便是月亮尾,这个地方也是整个归墟最热闹、人群最多的,而月亮尖是他们居住的地方,平日从不对外开放,普通巫族不得入内。

这日,天窃族老终于发来了消息,将祭天仪式定于本月三十,名为归巢日。

而时今距离仪式还剩十二天时间准备。

月亮尖

听到谢郢衣带来的消息时,陈白起对时间的快慢没有异议,只问他:“这么十几天时间,祭天仪式可会仓促?”

她曾听谢郢衣说过,一般大型隆重的仪式都需要好几个月时间来做准备的。

“这倒不会,因为许多东西早在将……圣子带回归墟时,便一样一样地开始准备起了,如今只剩布置,十几日足矣。”

他所提的圣子自然是指般若弥生,他们准备的祭天仪式一开始也只是单独为她准备的,如今多出“陈芮”这么一个意外,也不过是添添补补一些东西,倒也赶得上。

陈白起听懂他的意思,她又问道:“祭天仪式是怎样的?”

谢郢衣对她是有问必答,他道:“巫族早年供奉上古麒麟神兽,以忠义为本,而归墟是天然宝地,是以当日出麒麟仙山相映辉那一刻,巫族十二干支分族以一日十二十辰之力运阵以麒麟神兽现身择主。”

陈白起见他说得玄乎其玄,听得一愣一愣的。

“原来巫族供奉的是麒麟啊……”

谢郢衣颔首:“巫妖王是巫族的纯血脉,它天生便拥有巫族的最高奥义,当仪式完成后,巫妖王将会宣示巫族的未来,这便是整个祭天仪式。”

陈白起很快回过神来,她问:“这么说来,当日十二干族的族老皆会同时出现?”

“自然,还有祝巫与巫姑,内廷巫师。”

“祝巫与巫姑?”她疑惑地看向他。

知道她没有听过,谢郢衣又尽职尽责地给她讲:“祝巫是赐福者,平日里很少会出现,而巫姑……则是巫族选取出来的受天者。”

他提到巫姑的语气明显有些不太对劲。

“受天者又是什么?”

谢郢衣深吸一口气,没有隐瞒她关于巫族内最隐秘的一些事情:“我们巫族背叛了祖宗对南诏国开国王立下的誓言,并与南昭国血海深仇,屠虐了白马氏一族,自会受到誓言的反噬,而族人们为了暂时摆脱诅咒带来的反噬,便想了办法……从族中女子中命盘一个最适合的人成为巫姑……她们则要代整个巫族受过,背负着整个巫族咒印的巫姑寿命极短,极少有活过二十,所以她们亦叫受天罚者。”

“巫姑原来是这样的存在……”

陈白起脸色有些晦暗,她道:“荣耀与惨痛都受过,巫族也该翻新篇章了。”

不明白她这话的含义,但谢郢衣也不想多提这些代表巫族灰暗的过去,他换了种心情,有几分期待地开口:“为你赶制的祭天仪服与头冠过几日便会送过来,都是我亲自替你换的样式,你若不喜……便早些开口,我再叫人替你改改。”

她的祭天仪服是他亲自去选款订制的?

陈白起有些意外。

这些琐碎之事……原来该是由他这个天命族少主做的吗?

她见他像一个为丈夫打理操持家务“贤妻”,心中不禁有些不自在。

终于,她还是捅破了那一层摇摇欲坠的遮掩布。

“郢衣,我听巫长庭说,你与巫妖王之间……有婚约是吗?”

谢郢衣愣了一下。

“你知道了。”

“我……”

他见陈白起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心一慌,便急急道:“你放心,我不会逼你什么,婚约的事我一直没有说,只是觉得你若知道了,或许便不会这样自在与我相处了,我愿意等你慢慢接受。”

xiazaitxt